快捷搜索:

膳食纤维食品产业孕育万亿GDP

       一、发达国家在膳食纤维产业发展中的探索和路径
 
第七营养
 
  在现代社会,膳食纤维产业发展的程度与一个国家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平是相一致的。欧美发达国家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兴起了膳食纤维的研究开发与应用高潮。以美国为例,在上世纪末70年代初,美国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然而随之而来的是营养代谢失衡性疾病的爆发性流行,从而导致了国民健康状况的急剧恶化。为此,美国营养学界和医学界对膳食纤维的功能研究起步较早。
 
  八十年代美国就陆续将膳食纤维作为一种功能性食品配料用于食品工业,并制成各种各样的添加膳食纤维的糕点、乳制品、果酱、饮料等高纤维食品,形成了一定的市场规模。九十年代初期,当美国总统里根患直肠癌的消息传出后,全美甚至整个欧共体国家掀起了一股研制开发纤维食品的热潮,以往不被人们重视的食物纤维,像维生素一样成为人们谈论的重要话题,成为发达国家广泛流行的保健食品。在市场需求的催生下,早在2009年美国高膳食纤维类产品的年销售额已超过500亿美元。
 
  纵观膳食纤维在全球的发展格局,可以用三句话予以概括。“欧美起步最早,日本发展最好,其它国家相继跟随”。以美国为代表的膳食纤维高新技术产品研发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美国最早成立了膳食纤维协会(USDA),20世纪70年代,以大豆纤维、小麦纤维为代表的天然植物纤维提取技术在美国依次取得成功;80年代初,一种新型的天然聚合、多功能膳食纤维-聚葡萄糖在美国辉瑞公司诞生;随后,美国的科学家们用现代高技术手段,以全美最上乘的棕金车前谷为原料研制成功了”金谷纤维王”等。许多膳食纤维的技术都起源于美国,并在美国问世后很快风靡欧美等发达地区。
 
第七营养
 
  日本是对公众营养最为重视的国家,很多营养素及功能性食品在日本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政府的良好推广。在膳食纤维的发展上,日本政府为此批准设立“ 全国纤维日”,以吸引媒体和公众的注意。而日本的营养专家也积极的从这个新视点给公众以教育。日本也迅速成为世界上最为成熟的功能食品市场,添加膳食纤维调节肠道功能的饮品尤为流行。在近10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批复的180多种特定功能性食品中,膳食纤维类产品达到了40余种,占整个功能食品的近1/3。日本的养乐多公司、雪印公司等,从1986年起就陆续推出膳食纤维饮料以及酸奶,颇受欢迎。大众制药公司用聚葡萄糖制造纤维素饮品MINI FIBER,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日本年轻妇女,形成了一个“女人饮品”风味的市场。2003年,日本麒麟公司首推在啤酒中添加膳食纤维,随即在日本掀起了“健康啤酒”的新一页;目前已有100余家知名的食品公司推出带有特殊纤维标志的产品,“纤维糖、食物纤维啤酒、纤维还原大米、高纤维面粉”等应有尽有。其产品配方中纤维的添加量,以使消费者每日补充摄入6克为原则,从而补充了纤维摄入的不足。
 
  欧美、日本等国近年来已将膳食纤维食品作为肠癌、冠心病、糖尿病等患者的主要食品,大部分面制品中如面包、面条和馒头都不同程度地添加了一定量的膳食纤维,高纤维主食已成为人们补充膳食纤维的主要途径。其消费需求正以每年10%以上的强劲速度增长。
 
  二 、膳食纤维在中国的产业化发展前景展望
 
第七营养
 
  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和社会进步,我们同样不可避免的遭遇了美国当年因富裕而来的营养代谢失衡性疾病的爆发性流行,也同样引起了我国全民健康状况的恶化加剧。由于饮食中油脂、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等摄入量的提高,我国肥胖人群急剧增加,超过2亿人。据调查,我国约有4000多万女性和8000多万老人长期受到便秘的困扰,2亿多的高血压患者、1.6亿血脂异常者、1.14亿糖尿病患者,血糖异常的潜在患者在2亿以上。每年因富贵病所导致的医疗费用将近1万亿元人民币,已经成为重大的公共卫生问题。
 
  在此情况下,膳食纤维产业的发展迫在眉睫,同时也孕育着巨大的市场需求和以万亿计的GDP。
 
  1、显著的保健功能, 催生当代全民健康的巨大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
 
  自1956年,英国医生Cleave推断现代“富贵”病, 是由过量的碳水化合物的摄入与膳食纤维的缺乏所致,从而开启了膳食纤维作为当代健康卫士的功能性研究的大门。经过50多年的科研发展,现已证明膳食纤维具有多重健康的显著功效,是一个值得全民推广的普及型产品。特别我国正走向逐步富裕的阶段,人们对高脂肪、高碳水化合物、高蛋白质, 以及过度追求美味与精细化食物结构的变化,致使我国出现了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血症、糖尿病等营养失衡代谢性疾病的爆发性流行,均与膳食纤维的缺失有着密切的关系。根据卫生部2002年的调查显示,在我国的一线大城市,如:上海、广州市民的膳食纤维摄入量与营养学标准相比,每日的缺失达到了65%-70%,而在全国城乡统计分析的个人平均缺失率, 也达到了约50%左右。如此大量的缺乏, 是引发“富贵病”与的根本原因之一(三高食物、缺少运动、膳食纤维缺乏, 被视为三大根本性原因)。我国著名营养学专家于康教授在他的《饮食决定健康》一书中,在谈到膳食纤维时指出:“……膳食纤维在体内发挥着重要功能,担当了健康卫士的角色。膳食纤维有刺激肠道蠕动,增加肠内容物的体积,减少粪便在肠道中停留的时间等作用。增加膳食纤维摄入量,能有效的防治便秘,痔疮,预防结肠癌、直肠癌。膳食纤维还能减少脂肪、胆固醇在肠道的吸收,并促进胆固醇和胆酸从粪便中排出,因而有降血脂,降胆固醇的作用。此外,膳食纤维中的果胶能延长食物在胃内的停留时间,延缓葡萄糖的吸收速度,而降低过高的血糖,改善糖尿病的症状。增加膳食纤维的摄入量,还具有减轻肥胖,预防乳腺癌 ……等作用”。从权威专家的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膳食纤维保健功效的显著性。对应我国全民健康现状与需求,可以充分证明,膳食纤维具有催生当代全民健康的巨大社会价值。根据分析研究,如果全民膳食纤维在饮食营养结构中,保持足量摄入的目标,再加上“三高食物”(高糖,高脂肪,高蛋白)的平衡控制和增加适量运动,则我国营养失衡代谢性疾病的发病率可以在现有基础上至少降低80%以上。如此巨大的全民健康的社会价值,是膳食纤维产业化发展战略与美好前景的根本所在。
 
第七营养
 
  2、巨大的人口基数与人民健康状况恶化的严峻形势, 孕育着年均万亿元以上的巨大经济价值
 
  13亿多人口的全民健康产业的经济总量规模,是全世纪任何国家和地区无法企及的。膳食纤维健康功能的显著, 以及应用对象的广泛性, 决定了此项目具有年均万亿元以上巨大的经济价值。世界卫生组织和各国营养学界对膳食纤维的摄入给出了统一的建议,即每人每天摄入量在25g-35g之间,其中美国糖尿病协会建议糖尿病患者可以适度提高到45-55g。学术界还认为该类产品的应用范围为3--100岁男女老幼均适用。其用量分为三个对应的层次:3岁--13岁对应85岁以上;13岁-20岁对应70岁-85岁;20岁-70岁。由于13亿人口基数的人群广度与需求总量,再加上家家、户户、人人、天天均需要足量补充的消费属性,膳食纤维产业有着巨大的经济价值,被人们比喻为二十一世纪新“米”业的巨大商机。以一般统计分析的方法, 进行年度经济总量价值的战略分析,即便是按人均每日5元的消费价格计算,年均经济总量(GDP)也将突破2万亿左右。如果按人口总量中20%的相对高消费群体的精制高端产品日消费50元计算,年均GDP总量将突破4万亿元左右;即便是只按人口总量10%的富豪级高消费群体,以日均消费50元的不变价格统计分析,其年均GDP总量仍然可以达到2万亿元左右。
 
  总之,膳食纤维孕育着年均万亿元以上的经济价值的预测结论,是建立在巨大的人口基数的潜在市场需求, 与人人、天天必需品商品属性的基础之上的。而且这一统计分析结论,仅考虑到了膳食纤维产品本身产销经济的静态直接价值。如果再加上膳食纤维产品, 对降低营养失衡性疾病发病率,而导致的卫生资源消耗减少等因素,以及促进预防康复的间接动态价值,则该产业所具有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是特别巨大的,是一个典型的小产品大战略产业,是事关全民健康的伟大产业。

第七营养

关注我们: 第七营养健康管理平台

  已被阅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